元棠十七年

非常杂食,洁癖勿fo

“全年度有几多首歌”

收到这个长评震惊了!非常非常谢谢.....真的,千言万语都在您的评里了。



The wine and the lights:

碎碎叨叨语无伦次写长了……  @元棠十七年  没写正经的话,正经的话都藏在歌里了,请您建立一个歌单听着歌反复看您的文感受我的心里话!

  本来注册这个号就是为了给棠老师表演吊死的,但我想了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笑着活下去说不定未来有一天能把刀捅回去呢对不对?那我就来开个演唱会吧!曲目见下:

《春秋》、《那谁》、《你的背包》、《年度之歌》、《明年今日》、《十年》、《匆匆那年》、《涛声依旧》、《白月光》、《暗涌》、《红豆》、《偿还》、《一丝不挂》、《落花流水》、《最佳损友》、《滚滚红尘》(袁凤瑛)……


  被虐到的大家不要哭,想想我,棠太给你们的是致命一刀,给我的是每日一刀!我倾情给大家唱一下《年度之歌》:“真高兴给你爱护过,根本你不欠我什么。谁曾是你这一首歌,你记不清楚,我看着你离座作,很高兴因你灿烂过,高峰总会有下坡。”


  (和棠太聊过很多次啦,感觉我对魏、对喻、对魏喻能说的都说完了,以下全是我仅就文胡做的阅读理解。过度解读了请棠太看在我是一樽甜酒的份上温柔地打我脸!)



  白居易有一句诗:“大都好物不牢固,彩云易散琉璃脆。”晁补之有一句词:“彩云易散琉璃脆,念往事,心将碎。”后面跟得是“只合人间十三岁。”对于喻来讲大概是不该有什么只合人间多少岁的念头,死乞白赖我非求着让他有,那也该是“只合人间十四五六七八岁”,那时候魏琛还没有退役,蓝雨没拿冠军,世界上还没有迎风破阵,索克萨尔还是猥琐流代表(……),五圣四战有一堆还没出道,蓝雨还是魏琛当队长的蓝雨,喻文州还在训练营做着吊车尾。(蓝雨冒学有人冒一下吗!)


  我第一次看成文时,文章标题还是《琉璃瓦》,我琢磨了一天多和张爱玲有没有关系,今天再见,瓦变成了樽,分手还是分手,依旧没复合。整篇文我分段读、成文读都有好几遍,思来想去,感觉字里行间写的尽是“意难平”和“不甘心”,六个字重重叠叠又重重,读多了,说不定是负负得正了,竟看见它们合在一处,成了种“随它去吧”的释然。释然是件好事吧,但把它放在无论哪种感情面前都让我觉得过于残忍了。我总想着,情啊爱啊的,不是我因你欢喜就是我因你痛,但凡当事人轻飘飘了,看客的眼泪就会沉甸甸。


  魏琛离开蓝雨的时候恐怕是没想过要回头的,哪怕稀有材料还是不停地寄,但人在很远的地方,目光偶尔可能还会投向蓝雨的方向,腿却没再朝着那边迈。蓝雨对他而言有太重太多的意义了,说不定都是他的“未老莫还乡”。文章一开头写他某年某月回去一次,街是老街,店是老店,老板还是那个老板,饭菜的味道没变,他记得路,听得懂饶舌粤语,遇见两个认识的人,先是按下帽子埋了头,仿佛生怕被发现,结账时候偏要绕一圈,又想去打个招呼。棠太没有清楚地写这个招呼到底打成没打成,两种情况我都想了想,哪种都叫我心痛。


  后文有一句:“七岁年龄差的情人该怎么相处,这个事实一旦适应起来也没有那么难。”七岁的差距看上去确实没多大,放别人之间是两个再多一点点的代沟,爱人合该平山海移星斗,那点沟算什么,脚一迈就跨过去了,但放在两个职业选手身上,七年差不多就是一条长道的两端,一个从起点迈步,一个走向终点。魏喻之间的勾勾折折未免过多,中间地方该是三场比赛,三场之前是“魏琛抬头看了一眼,这最后一位也一直是训练营考核成绩的最后一位。没有人觉得他会有什么前途……”,三场之后是“(魏琛)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下楼梯”,我其实觉得魏喻之间还挺一报还一报的,喻文州叫他震惊一次,后来他让喻文州束手无策一次。场上迎风布阵和索克萨尔对上的时候,好像是把所有事情都圈成了一个圆圈,头尾乍一看差不多。圈里写着一行字:  电子竞技,没有爱情!就算睡过,也没有爱情!(……改成“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会不会好一点……说起来魏喻之间还有个技能点的问题需要解决呢。) 


  魏喻之间的七年,是荣耀这个游戏不断成熟的七年,是联盟运行规模日趋完善的七年。魏琛不适应的营销方式、搞不明白的“流量”、新媒体是喻文州习惯他。他们本来就是不一样的人,甚至说是截然相反也不为过,加上他们所闻所见所经历的不同,两个人打一开始就是从一个地方出发,朝向同一个目的地,要走的是不同的路,中间各自绕了几个弯,碰上了,是比“淡淡交汇过,各不留下印”好上一些的“经历过最温柔共震。”


  能让两个人想要在一起的理由挺简单,因为爱,但是真正要在一起后要面对很多的问题,能让人分开的理由可能总要比在一起的理由多一点。魏喻两人的性格、为人处世的方式有太多不同,这让他们面对对方时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这份不知所措在一开始是甜蜜和温柔的——对双方而言,对方都是特别的,对上时谁都紧张,所以变得有些小心翼翼。时日长了,关系变了,那些不知如何是好和不知所措变成了解不开的结,横在两人之间,越看越揪心。


  文里没有写他们的分开是吵了一场又一场架后的精疲力竭还是漫长冷战后的奔溃,也可能是被时间潜移默化,察觉时已经走得距对方足够远了。这一次有没有一条接一条的消息发过来?有没有人再千里迢迢跑过来在烈日炎炎下站出个中暑?棠太一概没写,她写魏琛翻出多年前的消息,终于回了个“1“。“1"能组成蛮多好词语的,一路平安、一帆风顺、一言为定、一生一世,有些落到了他们之间,有些没有。魏琛后来重新回到了荣耀,他的双手还是有力,且这份力气并不仅仅只是用在一桶水、一包水泥、一捆钢筋上,他还是能继续打他整个青春期都在打的游戏,过去他操纵着索克萨尔带领着蓝雨,再次回来以后他操纵着跟当年的索克萨尔相差不大的迎风布阵,成为一个新战队的一员。


  这之间是好长好长的七年。


  《洛丽塔》里有一句话,大意是世界上有三件事掩藏不住,咳嗽、贫穷和爱情。爱情其实是可隐藏的。方锐开玩笑说以为你谈恋爱了的时候、黄少天说他没有叫过喻文州名字的时候,还有许许多多他和喻文州一起出现在人前的时候,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知道他们曾拥有一种至亲密的关系,谁也不会知道他们有过一个夏天,有过肌肤相贴的温柔缱绻,拥抱最紧的时候,呼吸相缠,心跳相合,觉得前路漫漫也不过只是多走几步而已。魏琛在苏沐橙看的综艺里听见一句话,"爱情是一场肺结核,crush则是一场感冒。肺结核让人元气大伤,死里逃生,感冒则只是让你咳点嗽、打点喷嚏,但是它时不时就发作一次。”他之后打了一个喷嚏,下午训练时亢奋得像是欲盖弥彰,他想要是爱情是一场肺结核,那他早已决定治愈了自己。


  可他后来也觉得他和喻文州之间没有结束。“一晃十余年后,他还在觉得,他们的故事真的没有结束。‘’棠太说他们之间没有说那一句再见,我是很看重离别的人,我心里每一场告别都该郑重对待,但仔细想想,不说也是好的,是留个念想。


  他们说不上彼此亏欠,也没有藕断丝连,再见没有红着眼也没有红着脸,没什么前嫌要冰释,过去或许可留恋但毕竟他们都在往前走了。魏琛没有说过再见甚至没有再见过喻文州,我一直在想他和黄少天一起喝酒时,如果黄少天没有在他来不及土楼埋在心底的秘密之前睡过去,那他想说点什么呢?


  爱过的人或者就是爱的人会变成一种隐疾,如风湿骨痛,平常不露不显,在阴雨天才阵痛。


  棠太全文是没有写喻视角的。我想了想喻视角的话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打了一串字太搞笑了我还是删掉吧。我一直觉得喻是一个很难写的人,书里写他温柔、冷静、滴水不漏,他坦然面对人尽皆知的弱点,没怨天尤人,没自暴自弃,没放弃和他的队友一起争取胜利。作者前段时间还说他清楚自己的劣势和优势,知道该怎么做。


  之前跟棠太说,应该让喻给魏倾情献唱《明年今日》,“离开你六十年,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临别亦能听得到你讲再见。”,后来想想他其实不是这样一个人。他在故事里,十几二十岁跟喜欢的人说过爱你啦,以后回想旧事,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


  看标题的时候不由自主就把琉璃和樽拆开了想,开头写了琉璃,结尾来说樽,我每次看到这个字,想起的诗总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心里喻其实是挺莫使金樽空对月的人,想做的事就去做,不耽误时间,不左右犹豫,他该是个一直在往前走的人。


  比起《明年今日》里的那句,更适合他的可能是《那谁》里面的一句——仅就这一句,“可以不唏嘘,可以不心虚,放低跨过去。”




  

  


评论(1)
热度(30)
  1. 元棠十七年是你窗前的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
    收到这个长评震惊了!非常非常谢谢.....真的,千言万语都在您的评里了。
© 元棠十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