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棠十七年

非常杂食,洁癖勿fo

【喻王圣诞贺/18.5h】Remmirath(下二、完 )

Remmirath(群星之网)  (上)  (中) 下一

全文BGM:造梦者

 

(八)

院落里用浅灰色的地砖铺了主路,茂盛的紫藤花架一路直通到内门,现在过了花期,只有繁重的青叶从架上一路垂吊下来,花架旁的水缸里养了睡莲和几尾锦鲤,天上的密云散去后正好投下来一地和煦阳光,院落里安静无声,唯有叶片间细碎的金影随风摇晃。

喻文州直到放了行李才觉得自己回了点神,这才发现他是被王杰希一路拉进来的,不禁觉得耳朵有点发烫。

“我就不用再问你是不是喜欢这句话了,看你这表情就值。”王杰希终于摘了他的墨镜,倒在客厅的扶手椅里向天花板指了下:“是你自己选的灯具。”

果然,头顶上是一片轻柔的云朵,正是退役当天早上喻文州收到王杰希发过来的那两张图片中的一种。

“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当时就在这里?”喻文州靠到另一张椅子上,和王杰希的手牵在一起。

“是啊,直接包办给设计工作室,验收后出发去广州接的你。”折腾了几天后王杰希确实有点困,他坐了会后就站起来把风衣脱掉搭到扶手上,“你要不要自己多看看?我先上去泡个澡。”

喻文州四处看一圈,发现右手书房里有两人联排的电脑位和整面墙的书柜。窗台下设了张枯山水的茶席,坐过去发现风炉陶壶六君子一应都在,铸铁的茶台看起来是新置的,完全不是他在北京看惯的那张。

不过还是有几分意外地,喻文州在茶台上找到了王杰希平常用的那把半月,壶身的包浆经历了年月后愈发光润细致,喻文州把它轻合在掌心里摩挲,只觉得心里有一片地方说不出来的柔软妥帖。

左手厨房里锅具什物置的也颇为整齐,甚至连烤箱都没拉下。这就有点太夸张了,喻文州敢肯定王杰希只看了采买清单,绝对没亲自进来查过实物。他们两个这么多年谁也没有在厨艺上点出特别的技能,毕竟手指上多年天价的保险不是开玩笑,他在刀架面前抽了几种大小不同的样式出来,确定自己完全一窍不通,最终决定放弃研究,溜了出去。

后来他在二楼的浴室里找到了王杰希,那个人现在全身放松地浸在满是柠檬香茅味道的泡沫中,头半仰在外面,呼吸轻慢地一起一伏,正陷在平和的浅眠里。

喻文州确信自己的脚步声已经足够轻巧,可他刚准备打开一旁的花洒,王杰希就醒了过来,眉眼里还带着点饧涩,开口说话都比平常软绵几分。

“呦,这是视察完了,满意吗?”

水声哗啦一下,王杰希把自己翻了个身,热气腾腾地趴在浴缸边,懒懒开了口。

喻文州这会正在雨帘下冲头发上的泡沫,他嗯了一声表示听到,等关了花洒后才往浴缸里迈步,没想到被王杰希一把攥住了脚踝,重心不稳,直接滑了下去,跌入一个等待已久的热烫怀抱里去。

“满意,哪里都满意。”

肌肤相贴的瞬间,他们就迅速找到了彼此的嘴唇,话都是要在来回的纠缠里抢空子说。

喻文州在浴缸里摸索着扶起来王杰希的一条腿,他轻轻摩挲上去,手指掠过大腿内侧的时候他确定王杰希战栗了片刻,简直不相信王杰希问他话的语气还没什么波动,这可真是非凡的忍耐力,“我怎么觉得,喻队这后面肯定还有半句但是。”

果然,喻文州的回答也很快接上来:“但是我觉得,卧房里还缺一炉二苏旧局。”

他光*裸*着的脊背被啪地打了一下,王杰希靠上来吻他的肩膀,带着点轻微的咬牙切齿:“贪心可不是好习惯。”

“我只要有你就够了,算不算贪心?”

王杰希听到这句话后把自己湿淋淋的头发从眼前拨开,他们捧住对方的脸彼此看了一会,确认熟悉万分的眼眸里倒映的是最坦诚自然的姿态。

于是第二个亲*吻就来的格外绵长,几乎耗尽了肺里的空气才微喘着分开,而糟糕的是,彼此的身体毫不掩饰渴求,他们又都有了该有的反应。

“一起去卧室?”喻文州吻了吻王杰希高挺的鼻梁。

(九)

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终于觉得血条重新补满,意识尚且还在迷糊,鼻端就先闻到有一股蜂蜜和奶油烘烤后香甜的味道。他疑惑地起身看了看时间,这一觉香甜沉酣,正好睡了将近三小时。一颗黄鸭蛋夕阳在窗外渐渐下沉,透过镂花的窗格在床上漏下一片温和光影。

而喻文州早就不在卧室里,身边的被褥触手也是一片冰冷,王杰希喊了两声后听不到应答,只好自己下去找人。

直到他下楼的时候才觉得这里两个人住起来还是有点空荡,王杰希扣着起居服的扣子在想如果以后常住,最好还是能约些朋友前来串门。

不过如果这样计划,显然两人份的电脑是大大不够用的,魔术师回头看了看书房的格局,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决策出现了难以弥补的漏洞。

喻文州倒不知道他这会盘算着重新改造书房的心思,他正靠在扶手椅上写邮件,旁边的餐桌上用保温罩盖着几个菜,而他手边放了碟吃到一半的蜂蜜蛋糕,还没忘记搭了杯热红茶。

“啊,你醒了。”喻文州没抬头看他,手下动作依旧,“烤箱里还有蛋糕,想吃的话记得带上手套再拿出来。”

“这怎么回事?”王杰希疑惑地揭开保温罩看了看菜色,脆皮糖醋鱼、小米糕、桂花山药、辣椒炒腊肉,再配上一大海碗白豆腐肉圆汤,他宁可信联盟明天要解散,也不信这是喻文州自己做的,“怎么回事?家里来田螺姑娘了?”

喻文州处理完毕事情后才站起来,他把电脑合起来,脸上还带着点高深莫测的笑:“在我解释田螺姑娘之前,某人是不是要跟我交代一下,私自借用我的名字,又背着我花了十几万的事情?”

田螺姑娘的故事说起来也没有那么玄妙,喻文州午休完本来只是想到不远的饭馆里叫两个本地特色菜打包回去,但主人家看到他从澹思楼里出来后好奇地问是否有位王先生也在,得到肯定答复后饭馆主人忙不迭地提前关了铺子,坚持要上门服务,并催赶着儿子跑了个脚,把附近的蛋糕师傅也顺带捎了过来。

于是他们崭新的厨房迎来了第一次热腾腾的烟火,几位师傅边忙活边和喻文州说话,总算让喻文州弄明白王杰希在来选址时曾有短时间小住,那时还是夏天,逢上发山洪冲断了去后山学校的山路,王杰希默默地捐出一笔钱,把多年的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按惯例镇上都会为捐款修桥铺路的善主立碑刻字,但请了习字的大家登门询问,王杰希先是百般推拒,死活不愿留名,后来禁不住劝说,才留下来两个名字。

捉笔先生先是念了两遍,确认无误后起字落刀,那两个名字就被并排刻在了去往学校的道路上的功德碑上。

一姓王,一姓喻。

半路被拉来的蛋糕师傅是个慈眉善目看起来挺乐呵的中年人,据饭馆的主人介绍,他手艺是从老一辈手里接下来的,百年来古城里只有这一家。蛋糕师傅低头用麻油擦着模具一边跟喻文州搭话,问跟他认识的这个王先生多大年龄,哪里人,有没有说媳妇。

“你难道都把我给卖了?”听完故事的王杰希没做反应,只是挑了下眉毛示意。

他开了烤箱后夹出来块蛋糕,端过来跟喻文州坐在一起,“真有口福,你别看这地方小,听说这家蛋糕早个几十年都是特供。”

“当然不能卖你,我跟师傅说您可别想了,王先生六年前就被人套牢了。”

两人注视了半晌后一起笑起来,喻文州先偏过头去,温柔地吻住了王杰希的嘴唇,他灵巧的舌尖追逐进来,连话都是轻轻的:“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进城就一直戴墨镜了,原来......是怕人认出报恩啊?”

“行,菜凉了也不好,那就吃饭?”王杰希被他亲的有些耳廓发热,他转过身刚想拿开保温罩,手就被喻文州给按住了。

“虽然说你没跟我商量就办了这么大一事......我也不好跟你说什么了,所以王杰希先生,你现在是否愿意接受你的事实伴侣向你求婚,并承诺在之后,和他一起度过五十年的余生?”

虽然心中多少有些预感,但王杰希回身时还是觉得有些心跳过载,喻文州在他面前单膝落跪,手掌向他打开,深红色的丝绒盒里安放着一对简洁的男式铂金戒指,上面镶嵌着晶亮的单钻。

“五十年......那也不够啊?”王杰希低声说,“我们现在马上就要三十岁,好了,至少再加十年。”

直到今天,王杰希依然认为他自己对情绪和身体的管理一直属于优质的那一级,理由是他可以在爱人的凝眸注视下拿起一枚属于自己的戒指,而动作依然没有丝毫颤抖。

那枚指环被他利落地套在无名指根上,手指被束缚的感觉让他不太习惯,但又觉得莫名地很安心。

而他早就明白,喻文州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存在,就如这个人从来没有发问,但选择戒号的大小全然没有错误一样。

一切都如此理所当然地相合,就像是首排列在书页中的古老诗歌。

(十)

“天台可以看星星,你想不想去?”

享受完美食后暮色已经渐浓,他们在书桌边慢悠悠地对弈,两人棋力相当,每次拼起来都要消磨很久。

王杰希看着外面的天空从迷人的玫瑰红逐渐转成深邃的青黑,他发现今晚自己很难把注意力全放到棋局上。

这大概都怪那枚银白色的指环,亏他在刚带上的时候还自夸了一下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而直到现在他都不得不克制自己总是想去抚摸它的冲动。他确定继续纠缠下去这局毫无疑问地会输掉,于是他开口,装作若有所思地问了喻文州一句。

“可以啊,乐意奉陪。”喻文州下棋不会过分地长考,而这次他执黑先行,棋盘上他已经占到了星位,但还是直到落下手中一子后才出声答应。

于是未完成的棋局被主人丢在了房内,带上天台的是两只杯子和一瓶有了年份的伊甘赛美蓉。

四面山峦横斜,头顶密布的星群缀在天幕上无言闪烁,躺下来再看,像是满天璀璨都向着他们低低压了下来。

夜风和着四处的秋虫鸣叫轻轻拂来,他们都沉醉在这如斯美景里,有一会儿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有左手互相交握在一起,无名指上各有一枚指环。

“这里可以看到水瓶座吗?”王杰希侧过头去问喻文州。

“可以呀,肉眼其实可以看到挺多,夏天看天蝎座,冬天看金牛座,还有猎户座,都是可以直接看到的。”喻文州坐起来,从钥匙环上拆了一只激光笔下来,“可能不是专业的观星笔,不过应该还能凑合用。”

他开亮灯后向天幕扫了一下,果然有一条细细的绿线指向星空。

“杰希,我们来找星星吧。”喻文州亲了下王杰希的发顶。

王杰希把手枕在脑后,耳边是喻文州柔和低沉的声音,指示着他去寻找北斗七星、大熊座、北极星,而他们正置身在一片浩瀚的星海之下,从远古而来的那些遥远星辰们沉默地向他们眨着眼睛,看着红尘里的他们交颈而卧,语声呢哝。

他情不自禁地收紧了握住喻文州的手指,鼻端蹭到他颈间磨蹭,“陪我喝点酒?”

周遭的气氛太适合举杯小酌,经过橡木桶发酵过的酒液入口平顺香甜,带着点迷人的香草和无花果味,喻文州靠在王杰希怀里,在手里轻轻晃一会酒杯,另个人就心领神会,侧杯和他碰撞出清脆的一声。

“你怎么认识这么多星星啊?”王杰希心有不甘地低下头和喻文州磨蹭了一下鼻尖。

“杰希别,好痒。”他的鼻子被喻文州伸手捏了一下,“我小时候会去乡下亲戚家玩啊,是靠海的小渔村,那里冬夏都可以看不同的星空,我还试过求亲戚划船去海里,我就和小伙伴们一起,躺在渔船上飘着看银河。”

“哦。”王杰希哼了一声,仰头喝完了自己杯里金黄色的酒液,他出生在繁华都市的水泥森林中,自然没有什么机会感受这种满天星斗的世界。

不过怀里的人像是对他的情绪有了意识,他的腰被人反过来揽紧了,“还有五十年,以后有的是机会。”

夜里的古城家家户户点起了灯火,远远看起来千盏温暖的颜色都像是漂浮在河面上,他们一来一往地分享着那瓶赛美蓉,等到酒瓶见底,两人都有点醺醺然地时候喻文州把手放到王杰希面前晃了晃,“等下下楼要我抱吗?”

“得了吧。”事关男人体力尊严,他被王杰希不客气地推开了,“我抱你差不多。”

有几只萤火虫摇摇晃晃地飞到他们面前,尾巴上带着一点绿光,王杰希伸出手在空气中挥了几下,它们飞行的轨迹像是受到了打扰,转身又离开了。

那晚的最后喻文州这样要求他:“明天带我去看看我们修的那条路?”

“好。”王杰希一口答应。

“你有没有给它取什么名字呢?”另一个人的思维显然比他更加走位飘忽。

“那必然是,荣耀啊。”

*END*

终于在最后!最后写到了两人在屋顶看星星这个点梗。>。< @四川水煮牛肉麵 希望太太喜欢=3=

所有有关于旅游景点的地方都是半虚半实,不要代入实地联想呦。

中间掐了一段插播,在番外补上,但还是有夫夫小乐趣的 准备好了吗,其实真的很短的

顺便卖一下二苏旧局的安利!真的是一款闻起来很有喻王感觉的香丸=3=

评论(17)
热度(197)
© 元棠十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