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棠十七年

非常杂食,洁癖勿fo

【喻王】Remmirath(中)

Remmirath (群星之网) (上)  

(四)

“笑够了没?”王杰希不满地抓了下喻文州的头发。

和他们两人彼此性格截然不同的是各自的发质,跟王杰希柔顺易梳的头发不一样,喻文州的头发是漆黑偏硬的那种,每天早上起来后在镜前都得颇花点时间整理。早几年他们互相飞到对方城市碰面的时候,每逢喻文州来北京,王杰希就得提前在自己家里备好发蜡,否则第二天喻文州根本没法顶着一头乱毛出门。

从王杰希默认了他的答案开始,喻文州叹了口气后就一直在低低地笑。凭着对喻文州的了解,不过还好,王杰希能分辨出来他的恋人这会的举动并不是心情极差时会表现出的暗讽,但多少还是带了点无可奈何的情绪。

“该拿你怎么办哦。”喻文州笑了会就停了下来,他抬头亲昵地蹭了下王杰希的侧脸。

“难道两个冠军队的队长加起来,还有什么问题不足够应付的吗?当然,我说的已经包括了生活和工作的所有范围。”

王杰希噗一声笑出来,这指向的意味太明显,喻文州向他挑挑眉毛:“行,打单人和擂台单独靠杰希大神。”

“可是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谁都没有转会到对方的战队啊。”

“所以现在是我们组了双人副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他们这会换了个位置,喻文州躺在王杰希怀里玩他的手指,王杰希的手掌骨节分明,手指细长,握起来要比他大一些,王杰希让他玩了一会,发现是在给自己做手操。

“退役都两三年,早就不需要了。”王杰希想把手指抽回来,又被喻文州抓回去。

“说真的,我确实有点不高兴,嘘——”

喻文州看到王杰希试图要解释的表情,懒洋洋地眯了下眼睛,两个人相处的久了,多少浸染了点对方的习惯,这个表情如果被外面熟悉他俩的老友看到,多半会惊呼和王杰希神似。

他半支起来身子,“杰希,有点太热了,嗓子不舒服。电热毯的开关在你那里——对,劳驾。”

王杰希伸手一捞,那个亮着小红灯的地方熄灭了。

喻文州重新倒回枕头上,他的手指轻轻地挠着王杰希的掌心,“我们都不是需要在这种测试里拿到高分才能把生活继续下去的人,所以别看低自己,也别看低我啊。”

他的恋人的声音一向有种安抚人心的魔力,于是王杰希暂时没有开口反驳,而是在等着喻文州继续说下去。

他抬起头,正好看到月亮慢慢地越过房顶,而他们正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抚触,就像是两条鱼,一同在明亮的河流里憩息着。

“更何况,”王杰希清楚地看到喻文州皱了下眉头,这个动作让他的眉间出现了一道细针状的纹路,“我选择的道路,可以预见......这才是会让我们经受更多艰难的一环,我才是需要更多自省的那个吧。”

王杰希默然,喻文州要作为联盟的发言人,形象必须干净稳定,容不得一点瑕疵。并不是所有刚进入联盟的职业选手都会得到这样的职位,在被寄予厚望的同时他也必须选择舍弃掉对公众出柜的可能。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也必然是在他退休之后了。

“我明白,”这次王杰希抢在喻文州之前开口,速度很慢,语气轻柔,带着点不容反驳的态度。

“你不需要我付出和我想要付出,这不一样。”

“没关系,等你退休。”王杰希轻轻地吻喻文州的手指:“你值得,我也确信我值得。”

喻文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他把手臂搭在脸上,肩膀在微微地颤抖,很久之后才开口。王杰希没有看到喻文州的表情,但他确定自己听到那一贯平稳的声线里有些哽咽。

“你怎么能说自己不够体贴呢?”

“你已经是最好的了。”

后来王杰希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后半夜气温又降下来几度,电热毯明明就在手边他却没有开,迷迷糊糊地往喻文州那里靠,最后似乎是喻文州侧过身来一下下地捋着他的后背,他才直接跌入了黑甜梦境。

王杰希醒的时候四周已经天光大亮,昨晚那轮明月早已消失不见,喻文州还保持在侧向他的一边熟睡,密长的睫毛随着呼吸一颤一颤。楼下隐约传来有人说话走动的声音,他侧耳听了会,像是楼下的房主在叮嘱小孩上学路上小心,王杰希平时没有赖床的习惯,只是今天有人在身边熟睡,而喻文州又是个睡觉灵动的主,他躺了片刻后才轻手轻脚地去浴室洗漱。

离开荣耀后魔术师的生活依然忙碌丰富,他自己的公司主营业务是VR设备和家庭体感游戏,只不过面向的用户现在变成了需要寓教于乐的年轻父母和学前儿童,本年度正准备把融资进度推进B轮,排出来一周的假期让他的日程表已经是捉襟见肘。

他把浸湿的毛巾盖在脸上的时候想,虽然是辛苦了些,不过只要为了那个人,这也没什么不值的。

直到涂了大半个脸的须泡后王杰希才发现没把刮胡刀带进来,只好又折返回卧室去翻洗漱包,发现喻文州也已经坐了起来,就是整个人都还没有清醒,顶着一头毛蓬蓬的头发还抱着被子在犯迷糊。

“早。”王杰希遗憾地发现洗漱包里的刮胡刀只有喻文州习惯的那个牌子,他自己的好像丢在了车里,正掂在手里有点哭笑不得,喻文州就下床走到了他旁边,接过来看了看后向他眨眨眼。

“需要我来帮忙吗?你好像不喜欢这种握把的样式。”

鉴于某人半个下巴满是白色的泡沫,给他的早安吻是落在耳后的。

既然有现成的服务,王杰希就坐到床边拿起手机开始检查邮件,唯一需要的就是半仰着头让喻文州在他脸上动刀片,果然,昨天积累了一天的未读几乎要挤爆他的信箱,他做了多年荣耀顶尖大神,即使单手回复也轻而易举,不过举着手机打字终归不舒服,于是他抬头的幅度情不自禁地就越来越低,片刻后就让喻文州开始提意见——

“你这样,我就当你答应我求婚了哦?”

联盟第一术士的手指向来没有让人夸赞的速度,但控场功力却是不容质疑的,他让刀柄移动的力度和角度都刚刚好,没让王杰希有半分不适,但现在为了找到合适下手的角度,喻文州已经是半跪在他面前了,否则真没办法搞定他下巴上的胡茬,不过这会儿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工作,正拆了一片湿巾帮王杰希擦掉残留的须泡。

“答应了你也不吃亏啊,而且你也知道是求婚,不求我怎么会答应。”王杰希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四十分钟,我处理一下邮件,你先去吃早饭。”

收拾整齐的喻文州没了早上的那股迷糊劲,俨然又是一副干净斯文的好模样,他把昨天换下来的西服沿折线叠好后套到防水袋里,跟他说话也带着几分漫不经心:“怎么,你现在开始自学JAVA了?”

“是啊,”王杰希一边在公司的聊天群里让助理发他今天的项目进度报告,一边在安排人事招聘的职位需求,多线思考对他来说从来不是什么难事,“去年就开始了,请的是中科院的博士私教。”

喻文州挑了件苎麻棉的衬衣,扣着扣子说:“挺好的,正好我联系的大学看了我当年高考的成绩后建议我去修数学的学位。以后有孩子至少都能辅导到高中了。”

他这话就是闲闲一笔带过,王杰希心头却重重跳了几拍,他板着脸不说话,克制着把手下那一行指示打完,看着发送完毕后,把电脑一盖就站了起来,“你是说?我们的,孩子?”

他把后面几个字音咬的格外清楚。

“当然啊。”喻文州回答的慢吞吞的,他可能是觉得早上还是有点凉,又多加了件灰色的毛线衫。

他一回头对上王杰希的眼神就明白了过来,露着整齐的小白牙笑的有些狡黠:“干嘛啊杰希,还以为我会跑了不成?”

“领一个,或者,想办法生一个你的或者我的。”喻文州把王杰希按在座椅里亲了一会才低低地在他耳边说:“瞎想什么呢,我要是敢骗婚,你就去联盟里告我好了。”

喻文州下楼的时候王杰希被他亲的还有点耳朵发烫,他想,喻文州这种妖孽,还好被他收了,要不然,可真是祸害遗千年。

(五)

早饭吃的是旅馆做的自家菜,芹菜炒豆皮,腊味芋头糕,现炸的油饼,再一人配碗酸笋肉丝米粉,王杰希在上面呆了好一会才下来,顺带解决了喻文州嫌辣吃不下的半碗米粉。

“怎么这么晚?”喻文州低声问。

王杰希也是饿到了,又去厨房盛了一碗粉回来才说:“有个项目在赶进度,就临时带着他们开了个视频会议。”

“等会我开车吧,”喻文州吃完了饭,捧了杯现冲的咖啡在喝,“你到后座再办公一会,忙完就补补觉。”

“行,到贵州境内换我。”王杰希忙着解决油饼,金黄酥软的一块饼子掰开后让他加了满满一勺肉末辣椒进去,喻文州看着都犯胃疼。

结果出发的时候两人都坐到了后座,原因是旅馆的男主人从镇上工作回来,提出他要去的地方正好和他们顺路,带他们开车可以走一条近路,能节省上百公里,喻王两人自然也没什么不愿意,就痛快地答应了。

不过他们谁也没有补眠,都在用平板或者电脑在处理事情,王杰希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继续早上的视频会议,接通的同时里面传来七嘴八舌的讨论声,王杰希在下属头脑风暴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不用说话,通常他只需要扮演及时拨回讨论方向和做出决策的那个角色。

习惯一心多用的能力让他顺便听到了喻文州的公务电话,其实并不是他有心要去涉足恋人的工作,只不过是这次的距离恰巧离得够近。

他在手机上打字给喻文州看:“B级联赛终于要开始筹办了?”

喻文州边跟对方交涉事务边回答:“是,有人终于觉得蛋糕不够分了。”

荣耀发展到第十四个年头,级别已经提升到了85级,借着前几届世邀赛和去年举办的世联赛之力,开办B级联赛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但是总是雷声大雨点小,期待值被一拖再拖,这两年抱怨倒是多过了声援。

不过原因他们倒是都心中明白,电竞和传统竞技终归有着区别,培养传统体育运动员可以在孩子幼小的时候就早早发掘潜能,但电竞的人才不能用身体的敏锐度和直觉性来单一判断,必须至少要到孩子能成长到认清键盘操作和形成战术雏形思维的年龄才有可能被吸纳进正规团队,而作为家长恐怕很少放心放手让孩子成长的黄金期天天泡在训练营里。到目前,联盟的运转资金几乎还是依赖大型赞助商,官方给出扶持的力度始终在暧昧不明的界限上游走。

“需要考虑的事项太杂,放开投资后单是数目考量的问题已经够上面的班子吵几年了。”

喻文州还在不疾不徐地讲电话,倒没拉下跟他在手机上对话:“新兴产业,要开放也只能是半市场化,而且还有扩大联赛规模后对公众的好坏影响力,这点才是最让老头子们最操心的。”

但今天喻文州的电话沟通看起来比较顺利,他挂了电话后心情显然不错,想开口和王杰希说什么,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人他还是转成了打字:“不过目前看来,最难撬的石头还是终于开始松动了。”

王杰希下一句的输入回答来的有点慢:“是啊,不过在搞定上头的同时我有点担心你的白头发会比我长得快啊。”

打完这句他就把注意力转到了工作群里跳跃不停的会议记录上,余光瞟过喻文州突然把脸转向车窗,重重咳嗽了几声。

啊,这个人害羞的时候真的是想把他藏起来,谁都不能看见最好。

王杰希的心情突然非常愉快,顺手批了一条请款的邮件。

旅馆的男主人把他们送到了另一个城镇上就说自己到了终点,互相告别之后喻文州额外送了几步,转头一看,王杰希又占到了驾驶座,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我只是给人家个辛苦费的空,你就抢先了?”

这会车上没了外人,王杰希见喻文州不怀好意地往他下三路瞟,眯起眼毫不客气地对视回去。

“到底去哪里要这么神秘啊?”既然丧失了主动权,喻文州索性把座位放低了下来半躺着。

“啊,快了,大概还有一百公里。”王杰希这次已经休息的足够充足,车速开的既稳且快,“允许你在地图上自行找一下目标。”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看王杰希在每个高速路径牌前选择的方向就能逐渐找出他们将要去的是一座古城苗寨,喻文州顺便查了一下资料,风景山水算的上格外秀丽,但是还没有被过度开发,只有资深驴友才五星推荐,不过这样也好,想来他们去到那里也不会有太多游客围观。

读图辩图对于每个荣耀高手来说几乎是基本能力,这种习惯几乎也都良好地延伸到了三次元,他们只要走过一遍就绝不会迷失路径。只看王杰希每次选择岔道时都不需要犹豫的表现,喻文州几乎确定了他之前一定来过这里,但目的是什么暂时不明,提前踩点或者出差曾经过路都有可能,虽然他们两人里喻文州显然比魔术师更擅长体察人的不同情绪,再从中抽丝剥茧行之分析,但如果恋人打定主意真的要隐瞒他什么,那就算是战术大师也难以推断。

王杰希这会下了高速,果然进收费站的时候和喻文州估计的那个方向一模一样,取卡找钱的时候王杰希看了下旁边已经有点犯困的喻文州有点奇怪。

“不是早上有喝过咖啡?”

喻文州勉强用手肘撑着车窗半闭着眼:“昨天床板太硬,下半夜没怎么睡。”

王杰希无奈地摇头:“都是一张床,我怎么没觉得硬。”

他们往前继续走,不远处有绕城而过的河流,沿岸生了茂密的蒲草和芦荻,云影闲动,在波光里隐隐能看到倒映下来的幽蓝天空,车辆经过时惊起几只憩息的白鸟,从草丛里翩然一折,拍打着翅膀向对岸移去。

TBC

*唉........蜜月(大雾)旅行  居然又被我磨叽出来一个中......陷入自我嫌弃。都不好意思艾特太太说其实还没完.....(跪地)

*特别感谢 @溏心玫瑰酥 帮助讲解了很多现实电竞的背景资料,比心~❤️

评论(11)
热度(123)
© 元棠十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