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棠十七年

非常杂食,洁癖勿fo

【喻王】Remmirath(上)

Remmirath (群星之网)   (中)   下一  下二

 

(一)

新赛季开始的前一天早晨,蓝雨队长喻文州收到了王杰希发来的两张图片。
“你来挑一个好看的。”他远在北京的恋人在这个短句后附带了一个略带苦恼的思考表情。
喻文州正站在打开的衣柜门前挑选领带,再过一个小时,他将带领蓝雨全队出席记者招待会。这项工作他做了十年,本已驾轻就熟,只是与往时不同的是,今年他要宣布的是自己退役和接班人正式上任的消息,世事通明如他,也难免在心中生出些别样的情绪。
直到手机在桌上震了好几下,他才不得不停下手头的工作去检查信息。
王杰希发的两张图片都是灯具,一种是几根枯枝悬吊着丝绵云朵,若隐若现的暖光藏在云朵之后;一种是烧成天蓝色的琉璃薄片在黄铜支架上簇拥成片片飞羽。喻文州实在没想明白王杰希在搞什么名堂,有可能是约了设计师在碰头他的某一间新屋内饰,看了片刻后他打了数字1,把手机往床上一丢,对着柜门镜开始为自己打领带结。
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刚巧把领带的底端顺过虚挽的环结,拉直底端后再正一下衬衣领口,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双交叉结。
于是他还来得及在给那个人专设的钢琴曲结束前接起来,魔术师的声音不论听过多少遍乍一接起来总带着点冷淡的味道,“你是不是买了来北京的机票?”
明知道恋人看不到,喻文州还是轻快地笑起来:“是啊,下午三点。”
王杰希在话筒那边难得地有些犹豫:“要陪妹妹去澳洲,父母不太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出门。”
尽管他们的关系在经历了数年的时间后,早就过了向彼此说抱歉和感谢的阶段,但这个情况发生的还是有些突然,喻文州还是短暂地愣了下:“哦?”
这就是在等着王杰希的补充解释了,尽管他们都足够通情达理到可以体谅彼此,但在今天,喻文州还是免不了还是有一些失落。
还好,只是有一些而已。即将卸任的蓝雨队长看着在宿舍窗外慢慢升起的朝阳,在心里消化着这份情绪。
王杰希那边像是来了其他人,一些纸张滑动和笔尖摩擦的声响过后,有笃笃的脚步声走远了。
“刚才助理来找我签一份文件。”早他两年退役的前微草队长声音放温和了很多,隔着两千公里的距离就像是软软的小爪子挠在耳朵里:“签证是早就办好的,我大概需要一周的时间,你没有那么快就去联盟报到吧?”
喻文州叹了口气,做出了妥协,心中已经在想退掉机票后的打算,或许可以先去做个背包游打发掉这额外多出来的一个星期:“计划中我还是有一个短假的。”
“那等我回来我们去度假。”王杰希咳嗽一声,像是含了些歉疚地低声补上一句:“等下发布会我会看。”
喻文州同样轻声回答,因为此时已经有人礼貌地敲响了他宿舍的门,在催促他要早点动身:“好的,我知道。”
挂掉电话后他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后还是发呆了几秒,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肩颈,像是要赶走最后一点不舒服的感觉后才打开了门。门外等待着他的是卢瀚文————他指定的下任队长可不是当年可爱软萌的模样了,如今身板拔起来一大截,早已是蓝雨之冠,前两年黄少天和郑轩没有退役的时候看着被小白菜迅速超过的身高几乎每天都在叫嚷上天不公。
瀚文的眼睛有一点红,看起来这还是偷偷整理过仪容后的效果,小卢比喻文州已经高出许多,喻文州想安慰也没法再像以前一样伸手揉小孩毛刺刺的头发,那时候的卢瀚文还会赖在他怀里撒娇:“哎呀呀队长不要再揉了,黄少也不许!会长不高长不高长不高!”
喻文州发现今天想要叹气的念头格外的多。
两任蓝雨队长对视了片刻,喻文州还是选了一个明知道对方不会很开心的称呼:“卢队,我们走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微微让开,看着这条他从少年时期就熟悉万分的通道做了一个起手的动作示意卢瀚文:这次是要蓝雨的新队长先迈开步伐了。
那个小孩还是比他想象的要坚强,他接受了这个称呼,带着喻文州往前走去,但是飞快地转过头,大大的眼睛里滑下来一串泪珠。
从蓝雨宿舍楼出来后穿过一段两百米长的藤萝回廊,会依次路过食堂、技术部、后勤部和人事行政部,今天他们在路上见到的每个人都过来和喻文州打招呼,或者停下来和他说一会话,有些平常脸生的还要签名合照,喻文州都好脾气地一一答应,卢瀚文安静地在旁边等着他的前辈,这很反常,谁都知道蓝雨的小剑客除了武器和作战方格与前任剑圣迥然不同之外,爱笑爱闹的脾气和喜欢说话的程度简直和黄少天如同一辙。
发布会在十点如约召开,来的媒体比平时多出至少三分之一,蓝雨的新闻通告厅本身就占了主楼很大的一个空间,今天居然座无虚席,后面还有一大溜的长枪短炮们没有座位,不得不贴墙站着。
喻文州在役的时间为期正好十年,和大部分选手不同,他在新赛季开始的时候选择宣布退役,顺便公布他即将进入联盟作为官方发言人的职务。他在蓝雨效力十年,深受本土粉丝媒体爱戴。在观看完俱乐部为了他做的纪念视频和朋友们送来的祝福剪辑后才开始他本人的发言————必须要补充的是,其中他的前搭档,旅美摄影师黄少天自己的镜头就占了三分钟半。
他简单回顾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同时也顺水推舟地介绍了蓝雨本赛季的人员变更,新队长卢瀚文和索克萨尔的第三代操作者先后接受了采访,大多数媒体都提前通过声气,询问的问题都保持在约定的提纲之内,一共三个小时,头尾算的上场面愉快,宾主尽欢。
结束的时候喻文州单独和媒体再多应酬了一阵,其余队员就依次退场,他摸了下一直在衣袋里始终安静的手机,心里依然有些疑惑:按理说王杰希自从创业后,工作日的上午要安排各项事务,是会稍微忙碌一些,可是毕竟不是在战队,时间受限到每小时,再忙总不至于在看他退役发布会的时候还一语不发。
这可不太对劲了。
中饭他选择在食堂解决,掌勺的阿姨为他单独留了一份煲的正好的老火汤,笑眯眯地告诉喻文州只要想吃随时回来,哪怕是深夜都可以。喻文州享受完单属于他的美味后送完餐盘,回到宿舍简单回顾了一下已经收空的屋子,大部分的书本和杂物已经在前几天被打包寄送回去,留下来需要放到行李箱的无外乎是一些衣物和相册笔记。
他干脆地扣上箱盖准备离开,想了想还是打开他和王杰希的对话框,发了条一路平安的信息,同时又看了一下历史信息里的两张图片,打算在王杰希回复的时候告诉他第二种也定下来,可以放到他自己在北京提前置下的一居室里。
这次在门外等他的是蓝雨一整队的队员,甚至还有训练营的不少小萝卜头们都在门口挨挨挤挤。喻文州温言安抚了他们,并作出每两个月都会回蓝雨一次的承诺,拒绝了早就等在大门口的俱乐部司机为他驾车。
“再会。”这是蓝雨十年的队长给他们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喻文州的父母在他成年后就已经迁居国外,他的家离俱乐部有将近二十公里,但现在不是塞车的时间,眼下他也并没有要着急安排的事情。本来按照计划,这个时间他正在前往机场的路上,飞到北京后和王杰希会合,再一起去度假。
手机在档位边的储物箱中轻微震了一下,他以为是王杰希的回信,但刚巧在过一个路口的绿灯读秒,没有精力去查看手机,他驶过路口后拐到一条岔路上去停好车,按亮屏幕一看却是南方航空提示他即将登机的短信。
喻文州坐在车里点了根烟,他平时不太爱抽,车里的半包烟还是上次王杰希来留下的,他取消了机票订单后在想要不要直接打个电话过去,但想了想最终还是作罢。
王杰希或者是忙着和妹妹一起收拾行李也说不定,喻文州无所事事地想,他把车停到大桥下,独自在小蛮腰边散了一会步,看了片刻江景,最后还是不管有什么打算,还是要先回一次家。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有个人正在等他。

   发条链接 需要一点改变

 

  

题目意:昴星团“群星之网”,出自《精灵宝钻》一书中,中土宇宙学词语释义。


评论(35)
热度(266)
© 元棠十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