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棠十七年

非常杂食,洁癖勿fo

【王喻】多吃青菜

退役后夫夫同居的日常

1、

喻文州起床的时候天刚好擦亮,王杰希还没醒,他听到旁边人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动静迷糊着往旁边蹭过去摸了两下,喻文州伸手顺了两下他睡翘的发梢,把他露出来的一条胳膊往鸭绒被里塞了塞。被窝里太暖和,王杰希没来及问一声喻文州要去哪,就又睡熟过去了。

自从两人相继退役后,微草和蓝雨两大前头目就在二环里闹中取静的一个家属院里安了家,图的是喻文州从这里去联盟上班近,开车十分钟不用大拐弯。至于王杰希,他开了家游戏工作室,为中小战队打银武,卖卖稀有材料,偶尔倒腾房产,再抽空回微草做战术指导,江湖人等现在口风一致,见面皆称王总。

喻文州出门的时候才六点半,刚关上门就发现又忘了带装备出来,他刚来北京过第一个冬天,各种不习惯,离了有暖气的室内总忘了室外滴水成冰,这回可糟,手套围巾耳包一样都没拿。

他想再折回去拿,又怕吵到家里还在睡的那个——他们住的居民楼还是王杰希当年上高中时家里住的,王家老两口前些年就搬城郊别墅养老去了,小两口住进来后把内饰彻底翻修了一遍,外面的防盗门没来及换,老式的两层铁门开关声音都大。想到这,喻文州就干脆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最上面,把帽子掀起来盖耳朵,手往兜里一揣,发现里面还剩个防雾霾口罩,凑合凑合带也能不冻脸。

B市到了冬天抬眼看四处都灰蒙蒙,喻文州正在走的这条道路旁栽了许多的法国梧桐,这个季节早就都掉秃了绿叶,只有枝桠在天空上四处交错着,还有些发黄的枯叶和细小的果实在风中瑟缩。

喻文州刚到北京的时候正是晚秋,那时候还没入职,他满四九城闲逛的时候就发现帝都之秋格外有味道,在南方树都是春天掉叶子,新生的绿芽直接把去年的叶子顶掉,换层不换色。他打从小没怎么感受过正经四季的来回更替,看秋天黄叶纷纷扬扬地落一地,觉得非常新鲜,有好几天拎着单反在地坛附近转悠着拍银杏叶,王杰希看他这么稀罕干脆拉着他上香山在民宿里住了一个星期,两个人直到拍满了两张存储卡才心满意足下山。

现在喻文州在这附近住了半年,知道家附近走两三条街就有个农贸市场,早市上不仅热闹,而且还能买到新鲜的蔬菜。

啊,关键是品种也很全,虽然要早起,但再也不用只吃王杰希拎回来的绿萝卜和包菜了,想到这点的喻文州心情就特别好。

早市里闹哄哄的,到处是吵嚷的叫卖声,前蓝雨队长目不斜视,冷静地审视了一圈,三秒钟内决定了战术路线——穿过禽畜区、干货区、水果区,直奔蔬菜区。

步子迈的非常坚毅果决。

2、

说起来,喻文州和王杰希的缘分往认真里算,青菜也有一部分功劳。

第七赛季微草到G市打常规赛客场,小比分告负,散场时主场队伍做了东,两队人马一摆开,齐齐整整占了饭店最大的一个包间。

虽然都是二十上下的年轻人,但好在都足够聪明成熟,谁也不把场上恩怨往场下带,看气氛聊得热络,喻文州就把服务员送来的烫金包皮菜单往王杰希面前大方一推,说今儿这顿我私人包了,大家吃的开心,玩的随意。

这话刚落地蓝雨这边先轰地一声炸了,个个都敲筷子拍转盘,郑轩和黄少天一起高喊把蟹煲鸡和佛跳墙点上,达成狂宰队长成就。宋晓话说的很低调,说我这个人也不是非常能吃,只能先来盘芝士烤大虾为敬。

微草这边倒还比较守规矩,王杰希眼风一扫,全队都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坐,方士谦倒一点不怕他那套,一见宿敌主动钱包相让,捋起袖子就先点了三四个。

菜单转一圈后又回到王杰希手里,服务员一脸迷惑地记完菜名站旁边不动,好歹看出这几位不像本地人,跟王杰希说普通话还有点咬舌头:“嚟点青菜?”

方士谦正跟对面的黄少天斗嘴————微草和蓝雨的副队只要见了面必定天下大乱,两边的队长一向对这种情况相当的放任自流,只要这俩人没把房子拆了,那就随他们去。他百忙之中听到青菜俩字,扭过头来拍着王杰希肩膀,“啊,对对对!吃点青菜对身体好。那就来个排骨炝豆角!”

王杰希从善如流:“蛋黄茶树菇。”

说完他把菜单一合,交给旁边靓仔示意完事。结果对方依旧一脸迷惑:“仲未点青菜呀?”

旁边的喻文州正用开水烫着碗筷,听到对话没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打了个响指:“我来。”

神秘的结界开启,桌对面进入了G市人的交流时间,喻文州和黄少天交头接耳,后面的小哥时不时伸手指点一下彩页,三人最后都面露欣喜微笑,连连点头,达成共识.jpg。

方士谦警惕地凑到王杰希旁边:“敌方大将不怀好意,大有投毒谋害我军之嫌,爱卿慎勿上当。”

王杰希拎起壶往白瓷杯里注入一线金黄茶汤,“说人话。”

方士谦:“蓝雨那两个点的菜,一个都别吃!”

事实上蓝雨正副队长要的菜非常狂霸酷炫拽,说是青菜那就真是绿油油的,一点其他颜色都不带多,盘子大小一样,花色相同,摆转盘四角齐齐整整,分别是清炒豌豆苗、白灼芥蓝、蒜蓉西兰花、凉拌木耳菜。

黄少天一脸得意:“看看,这才叫青菜!老方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跟老王两个那刚才点的啥?我说怪不得刚才呢个靓仔都不挪步子,豆角、黄瓜、茄子这也算青菜?”

方士谦一拍桌子:“小话唠你得瑟啥?你跟我说说豆角哪儿不算青菜了?”

黄少天奋起反击,其他队员哄笑着围观神仙打架,各色佳肴吆喝一上,埋头各吃各的。

喻文州侧身过来,给王杰希续了杯水,一双桃花眼里还含着浅笑:“少天脾气就是这样,王队多担待。”

停了停他又说:“南方这里说到青菜就是指绿色菜叶类,因为气候土壤不同,滋味也很鲜嫩,严格说起来豆角茄子黄瓜都不算在这个种类里,可以多尝尝,对身体总归没坏处。”

王杰希屈起来手指叩了两下桌面道谢,正好听到蓝雨队长温和的低声细语,他下意识回了句客套话:“行,那以后来G市有劳喻队多参考建议。”

爱神丘比特漂浮在云端打了个哈欠,向着芸芸众生中的两个人懒懒地射了一箭。

3、

喻文州蹲在菜摊前耐心地跟摆摊的老阿姨唠家常,哎呀,您这苋菜都是红边的呀?不行不行,老了的,您肯定有更好的对不,成,您大老远不容易,这都大棚里的吧,我给您添多点算个整数?老阿姨磨不过他,终于还是让白净的小后生笑眯眯地抱了一扎嫩绿嫩绿的苋菜走。

清点完一早上的所得,喻文州觉得可以差不多回去的时候,电话刚巧就在羽绒服的外套里震了起来,他松开一堆塑料袋,才觉得手指头冻得有点僵,从拉链兜里掏出来电话费了点劲,他正要接的时候那边又挂断了,王杰希没再拨来,要他发现在的定位。

喻文州在微信里共享了当前的位置,随手一刷票圈,发现许久不更新的方士谦刚发了一条早上七八点钟帝都初升的太阳,定位在世贸天阶附近,就八个字:早睡早起,多喝开水。他站在路边等着王杰希,退出去页面给对方发信息:方神回国了?什么时候约出来吃个饭。

王杰希估计也正在看着屏幕,转眼就回了过来:上周刚回,带着刚娶的意大利媳妇儿。

又跟了一条:本来他想找个地方装修个清吧,最近赶上开会,哪也不许动工,他正烦着呢。

喻文州看到他们之间的小蓝点越来越近,就没再回复,不一会王杰希就从街角处走了过来,看来是刚起,头发虽然抓了几下但没梳发蜡,零下好几度的天气王杰希就穿了件绒大衣,像是四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喻文州送的,大衣上缀了带铜扣的肩章和腰带,穿起来显着他身形格外修长。

他显然比喻文州看到对方的时间更早,表现出的迹象是步伐明显比平时快了很多,大衣的前襟在风里扑扑打打,像是鸽子半舒的羽翼。

在一起生活久了,习惯和默契都是不知不觉培养起来的,王杰希走到喻文州身边看看他脚下摆的数个塑料袋,眉毛挑了挑,不用交谈两人就互相过了几句机锋,一来一去,情意的日常都隐在眉眼里。

Owo:早起就为买这么多青菜?

^^:系呀。

Owo:服你了,回吧。

快到八点,早晨路上渐渐行人多了起来,一群穿着校服的中学生从他们身边大声地说笑着路过,冒着热气的餐摊不知不觉地也冒出来好几个。王杰希把暖热的绒线手套取下来给喻文州带着,弯下腰接了一大半的袋子过来,再抬头的时候摸了下喻文州冻得冰冷的耳朵,皱皱眉头,“再忘了带帽子,小心冻掉你耳朵。”

“你们B市人不是说吃饺子防冻耳朵,不然包一锅?正好有荠菜。”

“冬天哪里有荠菜?”

“现在大棚蔬菜很多,你不知道咩?”

4、

快到家属院门口的时候王杰希把菜袋子顺到喻文州手里,他自己去了旁边的早餐铺,这家卖的豆腐包子和烤的小酥饼他记得喻文州很爱吃,每次宁可多等一会也要排队买。

喻文州在后面等他,看到路沿下正好有一汪未干的水,结了撮亮而硬的冰茬,就忍不住拿脚去踩。咔嚓、咔嚓、咔嚓,低着头专注把冰块踩成一摊碎粉。

“喻队,今年几岁了?”头上突然传来王杰希颇为无奈的声音,手上抱着两个纸袋,小酥饼和包子还冒着热气。

一出门就看到自己男朋友在踩冰水,王杰希发现喻文州今天穿出门的是双运动鞋,碰巧还是不防水的那款,现在玩的鞋面上都洇出了一块深色的水印,他走着走着忍不住笑出声来,喻文州搓着自己冻红的耳朵,奇怪地看他,“笑咩啊?”

王杰希还是在笑,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当年严肃自持的微草队长情绪这么外露:“都说下雪的南方人比雪还好玩,今天觉得不是假话。”

他们家属院前后只有六个单元,现在大都是退休的教师和职工在住,王杰希家的三姨也在这个小区,一般喻文州自己比较注意,尽量不跟王杰希一起进出,免得碰到家里长辈尴尬。

当初出柜的时候王杰希回家里打了个招呼,意思是家里二老别给他婚事操心了,自己有了人——他一向主意拿的稳,家里的弟弟妹妹打小就觉得大哥顶天立地英明神武,加上跟喻文州吃了两次饭,被收的服服帖帖,自然也没意见。他爸妈见大势已去,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但经了那次后,老头子基本不跟他多说话,老太太嘴里说不管,每隔俩星期,必须给王杰希介绍相亲,这茬围魏救赵只进行了不到两个月,被王杰希把话头打断了一次,后来也再没怎么提过。

那天喻文州印象倒比较清楚,他下班后正跟王杰希说自己来B市后助养的贫困生打算下半年休学,去试试参加微草的训练营,学生家里情况的确困难,做决定前跟喻文州深谈过一次,觉得自己倒不如剑走偏锋拼一把,实在不行,一年时间再回头倒也赌得起。

当时他正拿了把小刀坐在厨房里慢吞吞地削荸荠,拿这玩意煲出来的糖水清肺去热,王杰希喜欢吃,但是又不耐烦去皮,听了喻文州说的也没含糊,当时就点了头:“下周可以带他去报名,成不成得看他自己,这没人帮得了。”

话音还没落王杰希的电话就拼命响,本来他在帮喻文州刷紫砂锅,擦干了手再去接,已经响到第二遍了。

王杰希把电话拿回来就夹在耳朵边说话,他俩离得近,里面说的话喻文州也听得到,他一听是王杰希母亲的声音,就自动开启消音模式不说话。王杰希在电话里跟他妈开始说上了:“行,您老这么费心,介绍谁家金枝玉叶了这又。”

“哦,那可以,xx局的千金,可不能耽误。”

“成,一定一定。”

“这么着,那我也介绍一个您看咋样,就现在接我班那孩子,您也见过,年薪没的说,今年肯定上七位,人也听话,现在正说对象的年纪。”

他妈没等王杰希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5、

墨菲定律中有一条内容,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喻文州脑子里过了几条事情,没顾上跟王杰希说话,这边王杰希就在催他快点,回去包子凉了不好吃,还催赶紧回去换了鞋烤脚,着急脚沾了冰水别长冻疮。喻文州被他念叨的都快能脑补出他当年在微草挨个敲门查房的模样了。

就这么又拐个角,看着马上就到他们住的那单元,前段时间社区统一粉刷,外墙都刷成了上青下灰的颜色,有些楼墙上大片大片爬山虎枯败的根系也没来得及铲,他们家住的是一楼,带个小院,喻文州正盘算着跟王杰希商量下,到了春天在院子里栽点绿植,正巧就看到王杰希他三姨从前面楼里下来了,手上拎着的布袋像是单位统一发的,上面印着xx年教师节快乐的字样。看到他俩先愣了下,然后才打招呼,“小希这……今天起挺早?”

喻文州现在觉得躲也反而落了痕迹,他的性格本来也不是见事到头要回避的那种,干脆站一边微笑点头,他是想先见面寒暄下,揭过去回家跟王杰希商量下要不要上门再拜访。没想到王杰希一把先给他手攥着了。这让他吃了一惊,暗地里甩了两下没甩开,他对象手劲还大,干了多少年电竞让喻文州改不掉惜手的习惯,没舍得用力去掰——这说着就来不及了,俩人就到长辈面前了。

王杰希一向对亲戚礼数很周全,先跟他家长辈问了好,再互相叙了几句闲话,然后还来了个介绍,手往喻文州后背一贴,就把他推了出去,“我家的伴儿,算见面了,您有空我俩专门去坐坐。”

等送走了长辈后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见他做出来这副表情王杰希就嗤了一声:“不用担心,咱姨当年还是姑娘的时候就考的公费留俄,生物学博士,思想前卫的不行。”

“没担心,知道你不打没把握的仗。”

“明天别早起了,休个年假看给你自己折腾的。”

“你不懂,早起的人才有青菜吃。”

两人慢慢走回去,天边还有弯没完全隐没的白月牙,像是指甲在皮肤上掐出的淡淡的一溜浅印。

End

南北方青菜差异参考,原帖来自 

南方人所说的“青菜”是指什么?

评论(28)
热度(290)
© 元棠十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