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棠十七年

非常杂食,洁癖勿fo

【王喻王】 蝴蝶风暴 章二


王杰希一向不喜欢没有能力解决,又眼睁睁看着情况变得更糟,或者是完全脱离控制的的场景。同样,作为Leader的他也已经习惯在面对这种境地时绝不开口抱怨,盲目倾泻负面情绪有时于事无补,同时还会让周边的气氛都变得糟糕。

航班在极端天气下的延误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人们无法对自己毫不了解的领域插手,遇到雷暴紧急备降也只能空自焦急。

王杰希心算了一下落地后再前往S市的时间,唯一值得乐观的是今晚没有让他必须掐着钟点赶到的洽谈或饭局,抵达后倒是需要花点心思准备在明天下午主论坛上的演讲,但现在大纲和发言后的Q&A都应该准备完毕并躺在他的邮箱里,只等他阅读后的最终确认。

但有人却不能跟他一样等闲处之。
虽然一眼看去那位和他互通了英文名的青年有着良好的风度教养,但还是无法掩盖他非常焦急在等待落地的事实,这表现在他抬手看表盘的频率在一分钟内出现了两次。

“担心迟到的话女朋友生气?”其实有时候王杰希并不介意主动打开话题。
文森特先生苦笑了一下:“我倒更希望是女朋友,大概还比较好解释一点。”

“不介意的话,一起来试试?” 他冲王杰希晃了晃杂志背后的填字游戏。那正好需要两人合作来完成。他的声线也是柔和的恰如其分,没有过于冷硬的威严,也不会让人轻易忽视。

王杰希觉得暂时没有拒绝的理由,更何况,他还听到了对方的一句补充:“如果看着一件事情开始变得更糟,而又没有办法改变,转移注意力总比抱怨要好的多。”
哇哦,一个跟自己如此像的人。

拉伸的桌板在降落时没法使用,杂志就只能摊在两人相并的膝弯上,对旅行中相识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更嫌亲密的姿态。不过他们彼此都很注意,尽量不给对方造成肢体接触的烦恼,只是沉默地在不同的迷宫中走着进程,唯一要分出精神力去注意的大概是需要在时不时的气流颠簸中握稳手里的签字笔。

这种填字游戏的设计比他想象的稍微多了些机关,需要花一点时间去分析被拆开的谜面才能推出谜底,王杰希走完迷宫后拼出来谜面的断句。他低声念了遍“云端雁字横”,刚在迷宫后的答案方格中写下一个“天”字的答案,就感觉到飞机前轮在跑道上落地的踏实触感,随后就是破开雨幕的全速前进,他只能暂停了游戏。

飞机刚停稳的时候王杰希就站起身来为他的邻座让出座位,在此之前那个青年已经收拾好了他的随身物品——其实只有一个简单的背包而已。他的手机也在落地的第一时间亮起来,从打开之后他的电话就一直在嗡嗡地不停震动,看来有巨量的文字或者是不管什么其他类型的信息塞满着他的收件箱,并在急切地等待他的回复。

他犹豫了一下,在离开之前把杂志留给了王杰希:“麻烦你,还剩下一个字,今晚我大概没有时间做完了。”
王杰希把杂志握到手里,一直目送着那个秀挺的背影匆匆走过廊桥,他没急着离开,坐回座位上先是查询了几个网页,再翻了翻通讯录,给方士谦拨了个电话。

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那边依然一副没什么好气的声音:“ 干啥?非工作时间,有话快说。”

G市的秋天和北方相比要温暖很多,短袖完全能够胜任,王杰希把外套脱下来搭在臂上,再拉出来行李箱的拖杆,“刚下飞机,碰到了蓝雨新任的总经理,他可能跟霸图的张新杰在进行融资接触。”

“蓝雨?”方士谦的声音清晰了一点,像是走到了稍微安静点的地方:“你说华南地区最大的ODM?不是前两年听说经营不善,要分拆处理吗?”
“是啊。”王杰希一边回答着电话里的人,视线却被邻座上遗留的一件东西吸引了注意力,这让他语速也不自觉地慢了些,“现在不但活了,而且如果我没猜错,还想要玩转型,应该不再满足做ODM了吧。”

方士谦沉默了一会:“蓝雨从哪里挖来这号人物?玩这么大不怕闪到腰么?”
“我刚才查询了一下履历资料,官网上挂出来的本科在HKUST,Master在……”王杰希皱了皱眉,又看了一下网页上的资料:“LSE Risk and Finance ,真想问问他有没有在图书馆里裹着睡袋通宵过。”
“怎么不见你平时这么细心关注刚见到的人呢?”方士谦吐槽。

被主人忘记拿走的是个不太大的宝格丽随身包,双拉链的浅灰色皮包上除了镶嵌了一个低调的LOGO,从外面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还是探身过去,拿到了手上。

“平时当然没有,这不碰巧,明天开幕式也能见到,就顺便搜了一下。”
“行,明天千万穿的像样点啊,别跟嘉世的叶秋似的,回回见他都牛仔裤加一T恤,人不能喝酒嘴还特欠。”
方士谦偶尔来句关心,也非得表现的硬邦邦的:“哎对,你自己悠着点,微草就去了你一人,喝醉了也没人扶你。”
“哈哈。”王杰希这回真的笑出声来:“谁喝醉还不一定呢。”

/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拥有设计能力、技术水平、生产线,可针对授权合同生产指定产品,但没有自己的独立品牌,俗称“贴牌”。/

*其实全篇简单总结一下就是风险投资人和创业小老板的床单爱情(不是)(床单还很远)

*答应了姜老师这是篇高H文......然鹅到现在掰着手指头数也还没看到H的希望....

评论(10)
热度(41)
© 元棠十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