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棠十七年

非常杂食,洁癖勿fo

【王喻王】蝴蝶风暴 序章


#职场paro

#先分后合,共同迎来第二春(你滚)

#主西皮如标题,副西皮暂无,后文如有会提前预警

 

*序章(一)*

铅色的云块裹挟着厚重的灰霾安静地笼罩在楼宇上方,即使前日刚降了场冰冷的雨水,对糟糕的空气也无丝毫助宜,人们行色匆匆,早已对这个城市在初冬时节向来吝于一露蓝天的脾气忍让到麻木。

柳非早晨晚起了十分钟,误了最应该搭乘的那班地铁,好不容易挤下车后一看时间就暗叫不好,她在汹涌来往的人群中左冲右突,一路喊着借过小跑出站,手里惊险地稳着大份白榛果咖啡,斜挎的羊皮包中还卷着本新到的第一财经周刊,她绕过广场前巨大的音乐喷泉,顺手理了下被穿堂风吹到蓬乱的卷发,就快步走进不远处沉默矗立的高楼。

这栋大楼地处商业区要冲,寸金难换寸土,微草总部年前便透露出要搬迁的新闻,但始终不露新址面目,最终出手却不声不响在这尖端之峰吃下五层地盘,令京城业界颇为侧目。

正值早高峰,六部电梯前人满为患,柳非取下被呵气打湿的3M口罩后匀了几口呼吸,看了看汹涌排队的人头,决定还是去试一下隔壁的货梯。虽然想要到那里还要再绕到后楼,且体验远不如员工电梯,但总比无端迟到扣了奖金来的划算。

到达货梯边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并不是第一个想到这个主意的人,还有个男人比她早到一步,正懒洋洋地斜倚在门边看着份门报纸,身量有些瘦弱,一件短风衣穿在他身上都略显空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腰里束着件黑衬衣,袖口往上折了两下,露出截白皙的手腕来,这略显清凉的打扮已经不太能够抵御住当下的寒潮,但男人依然闲而处之,并未露出一副缩头冻脑的样子来,柳非看到他时他正侧过身去,背着风啪地打亮手中的一簇火焰。

“啊......是叶神?您今天和王总约了见面?”电光火石只一瞬,柳非敏锐地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前嘉世执行董事单手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冲她点头以示招呼:“微草家小朋友眼神都挺好的,躲到这里也认得出。”

两人正说着话电梯叮的一声,叶修扶住了徐徐开启的两扇门叶,冲柳非比了个女士先行的动作,等两人都进去后他就自己熟练地按下了三十五楼,那正是王杰希单独办公会客的楼层。

货梯上行的时候轿厢有些摇摇晃晃,一盏孤零的灯泡骤明骤暗地悬在头上,时而发出点刺啦的杂音,突然和业界早已封神的传奇一起站在狭窄的空间里,柳非还是有些紧张,过了好久才伸手按了自己该去的三十二层,在她印象里,叶修绝非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平时喜欢开几句玩笑,对后辈的态度也颇为友善,但今天叶修看起来有些烦心的事,眉头紧皱,一直沉默着没有出声,直到他看到柳非包里的杂志时才主动开口:“刚到的第一财经?”

柳非怔了下,“啊,是。”
叶修把烟头碾灭后伸出手:“介意借阅一下吗?听说这期的封面人物口气不小。”

说话间电梯就先停在了柳非的楼层,那个姑娘跨出去后只来得及把杂志抽出来递给叶修,就被隔在了门外。

之前微草没有搬迁之时,叶修也不是第一次来拜访,刷脸就轻松过了盘问,三十五层的主人不在,四处皆暗着灯,但依然能看到装潢花了几分心思,奢华劲儿讲究的是于无声处听惊雷。叶修正一面走一面四下打量,就看到秘书从前台绕出来接待,领他进了会客室后带着几分歉然地捧来冒着袅袅香气的正山小种:“叶先生好,王总的飞机刚刚落地,赶到这里还劳您稍等一小时。”

说完就知趣地退出,顺手还带上了磨砂玻璃门。

没能马上见到王杰希,叶修倒是毫不意外,他本来就是突然造访,进了会客室里就毫不拘束地歪到了宽大松软的沙发上。昨天陈果给他订机票,来B市的飞机全部满员,只有早班飞机还剩下经济舱,叶修如今正带着创业团队从空号重练,条件自然艰难,好在他自己颇也能吃苦,在机上凑合了两三个小时,到现在精神确实觉得有些乏,刚伸手端起来茶杯饮上一口,他手机屏幕就是一亮:

王杰希:到了?
接下来又是一条:来也没用,微草现在早不做天使轮的项目了,找义斩吧。

叶修看完后一手端杯,继续把该慢品的香茗当白开水灌,一手在屏幕上敲字,速度飞快:没看BP就判死刑,老王,我现在对你的独断又加深了一层认识。

对方秒回了一串省略号。
叶修看了屏幕上面一排“正在输入”,又开始回复:别拿外面官话糊弄我啊,你新带起来的那个投资经理不是在跟踪筛选天使轮项目么?拿他练练兵好了。

王杰希的回复在十分钟后才姗姗来迟:一会见。
叶修知道这会王杰希一定是在机场绕城高速上,短时间内也谈不出个结果,索性把手机一丢,半躺在沙发上掏出psp开始玩单机对战。

/BP:商业计划书(Business plan)创业公司和投资人沟通的载体,通过创业公司在商业计划书呈现的内容,投资人可详细了解产品、团队、市场、行业情况、运营规划、融资金额等信息,做出是否要投资或进一步洽淡的决定。/

/天使轮:创业公司有了初步的商业模式和产品模样后寻求到的投资,以维持下一步的生存和发展,体量在100-1000万RMB,来源一般是天使投资人和机构。/

*序章(二)*

时隔多年,王杰希从未料到和喻文州重逢,是在如斯场景下。

他带着高英杰刚从纽约出了十天的长差回来,不凑巧的是飞机刚落地天空就开始飘起冻雨,进城的路上一路拥堵,他回到三十五层时,比预计的时间还要再晚上两个小时,秘书台空空如也,一看时间正是附近白领们扎堆午饭的高峰,仰赖微草纪律严格,虽然人不在,但依然尽职尽责地在电子备忘屏上为他设了下午三个会议不同时间和区域的提醒。

办公桌上突兀地多出来本厚重的第一财经,看起来已经被草草翻阅过,有几篇重点的文章还被折了角。除此之外他皱了下鼻子,判断叶修在这里一定不止抽了一支烟,虽然秘书已经仔细地收拾过烟灰缸和茶具,现在沙发上连或坐或躺的皱褶都被掸平,但依然在强劲运转的新风机倒还可见访客不容被忽视的痕迹。
唯独忘了收走叶修留下的杂志。

王杰希还没来及多想,他已经把那本杂志双页的铜版纸封面摊开了,毫无预兆地,久未谋面的喻文州就落入了眼帘。
昔日蓝雨当家人可称秀逸的面相在高倍镜头下拍出的硬照也挑不出丝毫差错,旁边用重磅字体标出的是对封面人物访谈的题目:资本寒冬来袭,谁能做下一只独角兽?

他沉默地站在自己宽大的办公桌前方,手指紧紧捻起那略显锋利的封面切边,中央空调的暖风扑在颊上,让他觉得脸上有些热的发烧,他能清晰地嗅出身边香樟木桌椅的清香,甚至还感觉到脖颈上羊绒围巾轻微的紧勒感……在这突然敏锐的五感之中王杰希发现唯独自己眼前的视野变得模糊起来,一瞬间觉得世界开始在他的脚下微妙地旋转。

高英杰看出来他面色不豫,轻声唤他:“老师,您不舒服 ?”
王杰希被他唤了两声才回过神来,他感觉指尖被割破了,有些粘腻的触感在流动,转过头面对后辈的时候还是摇了摇头,答非所问:“我们去找叶修,他在楼下吃午饭。”

临下楼的时候王杰希在秘书台前翻找了一会,高英杰看到他从备用药箱里拿了个创可贴出来,自顾自把食指尖包住了。
年轻的投资经理叹了口气,决定下次叮嘱秘书送进王杰希办公室的杂志都提前用宽胶带封住切边。

叶修发的定位说是楼下,但其实那要在高楼林立的商业区中左转右转,进入一条逼仄的小巷里才行,王杰希是典型的北方男人的骨相,个子本来生得高挑,再加上肩正腰直,步子也迈得大。高英杰今年硕士毕业,刚刚20岁的年龄在同届生中非常令人瞩目,身板跟自家老大比起来也矮了一截,还得半是小跑才跟的住。

好在王杰希很熟悉附近的路径,倒不用多费神就找到了那家小馆子,店主蹲在门面外的烤炉里在闷头捣弄,叶修正站在门口抽烟,一见他师徒两人就丢了烟头招呼落座。

“小高来尝尝,你师父没带你来过吧,他舍不得你吃地沟油。”

小馆子外面没什么显眼的招牌,里面也显得极为破败,墙壁还有不少烟熏火燎的痕迹,高英杰盯着油腻的桌板看了半天,硬是没舍得把西装袖子搁上去,王杰希倒是不在意,脱了七八万块的大衣当没事似的就往旁边椅子上一放,拿起来旁边一张塑料膜封的菜单,又自顾自地加了三四道菜。

老板正巧端了叶修正念叨的荷叶鸡上来,听到挤兑的话也没所謂,显然是熟面,笑骂一声就顾自己的摊子去了。这道招牌据说是拿三十天的童子鸡刷了酱料包上荷叶,再用塘泥来回涂裹,进柴火炉慢慢加火,烤到皮嫩骨香才连泥上桌,三个人合力拆了外面包着的泥块和荷叶,一起食指大动起来。

高英杰充当了在饭桌上多劳动的那个角色,他拿来三瓶开口的北冰洋后,把吸管插入瓶口再分别放到前辈们的面前。王杰希的习惯是即使在冬天也要喝冻的口味,他握住沁着水珠的的瓶身后犹豫了一会后还是先开了口:“现在打算重头再来?”

对面的那个男人从烤盘里拣了串洒的满是孜然的土豆片,冲他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够敬业的啊,我以为你迫不及待,就要找我打听文州呢。”

王杰希不为所动:“先谈工作再问私事。”
叶修敲了敲他随身带的平板:“在这里看,暂时不发邮箱。”

说话间老板又送来一盘炭烤花蛤,切了细姜丝密密铺在盘底,再用老白酒浇在花蛤上,上大火烤到壳开后出箱,淋上少许炼奶和迷迭香入味。人还没有走过来就先闻到扑鼻的香味,叶修皱皱鼻子,把整盘都推到对面:“便宜你两个了,这盘配料用的酒烈,我顶多只能下肚两三个。”

业内皆知有斗神称号的叶修能在谈判桌上跟对手耗个三天三夜,坐的牢固赢得漂亮,但奈何就是喝不下一杯酒,高英杰没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右颊露出个浅浅的酒窝,他咳嗽一下又飞快地正好脸色,王杰希倒没管徒弟这些小举动,手指一直在平板上滑动,看完文件后思考了半晌:“ 项目看起来前瞻性和可操作性都不错,团队稳定吗?”

叶修一气灌了半瓶饮料:“ 老板和挖到的新人都挺不错。”
王杰希皱皱眉:“前事犹未远,多小心点吧。”

那个前辈挑了挑眉毛,心领神会地举起来玻璃瓶,跟他碰了清脆的一声。

接下来他们迅速地交换了叶修最近的状况,新的合伙人是陈果,据可靠消息经营过的最大产业为一家父亲留给她的网吧,为人有点江湖儿女的侠气,目前根本不知道叶修其人的身份,也完全不知道这个名字的辉煌过往,那就像是隐身于幽暗海底的庞大冰山,那个姑娘目力所及,还暂且只能看到海面上零星的浮冰。

至于叶修目前想要进行的项目,王杰希表示可以让自己的爱徒跟进——“但你总得再给点好处,不如你来给我现在的投资经理们做培训怎么样。每周六天,一天一小时。”

叶修耸耸肩,没点出来王杰希这是在占他多大的便宜,因为他也有差不多的条件等着交换,“我这边倒也有两个小朋友需要带带入门课程,不如大家交换一下。”

工作谈完后王杰希看了看腕表,还有十五分钟他就要回到微草去听区域经理做数据变动报告,他摇了摇玻璃瓶里所余不多的饮料,却迟疑着久久没有开口。
偏生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脸上带着点看透了他心里所想的笑容,手指间转了根细烟,也不着急点燃:“别端着啊王杰希,想问什么就赶紧问,哥也是下午飞机回杭州。”

高英杰见势知趣地告退:“那我先去准备下午开会的ppt。”
在后辈离开后王杰希才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叶修:“离开这么久,原来他复出业界就做咨询讲师?”

“呦,这是有什么误解,要不要我给你报报喻文州现在每小时的咨询费用?”
“这不是重点好吗?你见过他了?”王杰希满心烦躁,细瘦修长的手指把没有用的吸管来回折了好几层。

叶修拎着外套站起来:“文州回国的时候跟我传过一封电邮,说明了他要进的集团,仅此而已。”

王杰希深呼吸了几下,没有再多说话,走到柜台前先去买了单,直到叶修的手在后面拍了拍他肩膀,“你们都在B市,要见到总有机会。”

“走了,不用送。”他看了看天色,潇洒地一挥手。

评论(10)
热度(56)
© 元棠十七年 | Powered by LOFTER